晚安

【周叶】叶修那个大魔头

前文→1.
2.
  话说小朋友被凶巴巴的叶修吓到了,小嘴巴一瘪直冒眼泪花花。这一着可让叶修抵挡不及,手足无措,脚下打个趔趄。小朋友看他动作,往后一退,嘴唇咬得要出血了。叶修更紧张,对上小朋友的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小脸只觉得自己是个天大的罪人。人家好歹是多软萌的一只团子。
  得,那现在怎么办呢。赶巧打东边儿来了个卖糖葫芦的老爷爷。叶大魔头回想起当年买糖葫芦哄他双胞胎弟弟的光荣事迹,灵机一动,捻起三个指头念了个决。说时迟那时快,一团黑漆嘛唔的魔气裹着俩冰糖葫芦回来了。然后又是一阵连哄带骗,不但让小朋友破涕为笑,还骗到小朋友的名字——周泽楷。
  看着小周心满意足吃糖葫芦的样儿,我们的叶大魔头心都化了。这么可爱的小团子必须得抢啊!不能让仙门得到啊!叶修蹲下来捏捏小团子的脸,婴儿肥,软乎乎,手感好得不得了;又去揉周泽楷的头发,滑溜溜,软绵绵,比绸子还丝滑。小周嘴里还包着糖葫芦,腮帮子鼓起一边,嘴角沾着亮晶晶的糖渍。他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大哥哥,不晓得他又要搞什么幺蛾子。
  叶修笑眯眯:“小周啊,想不想变厉害啊?”
  “想!”
  “那跟不跟哥哥走啊?”
  “跟!”
  可能吃了糖葫芦的周小朋友智力为零。叶大魔头只两句话,就轻轻松松把小团子拐跑了。他拉着周泽楷的手腾云驾雾的时候,还在心里琢磨这前后反差咋这么大呢?那个说哥丑的小没良心的和这个两句话拐跑的周泽楷是一个人吗?
  事实证明……这可能真的不是一个人。叶修好不容易把小周带到魔宫,刚一落地,周泽楷吞下了最后一颗裹了糖的山楂。他眨了眨眼睛,环顾四周——
  嗷呜——周小朋友一声吼啊,叶大魔头抖三抖哇。这小祖宗又不乐意了,他也不掉眼泪,就是咬着嘴唇不说话,一个劲盯着叶修看。那小眼神,如泣如诉,何等哀怨,跟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似的。
  叶修:“……”
  大魔头缴械投降,甘拜下风。

【周叶】叶修那个大魔头


1.
  叶修十七岁,据他不想经商继承家业而离家出走已经一年有余。这天他心情好,春风得意马蹄疾,从山头头那个魔宫出发,一路跑到山下的小乡镇。仗着修为高深,神不知鬼不觉坐人屋顶上,垂两条腿晃悠晃悠,嘴里叼根狗尾巴草嚼巴嚼巴。美其名曰“看风景”。
  叶大魔头看的风景,自然和凡夫俗子的风景不同。每年七月,山屁股那个仙门要招收弟子。作为魔宫现任第一的魔头,当然不能让仙门得逞。仙门看上哪个小朋友,他就抢哪个。反正仙门看中的都好认得很。你看那先天就灵气充沛印堂发亮背后都飘着闪闪发光的特效的,铁定是被挑中的没跑了。这就是所谓“风景”。
  连过去几个都是普通人,叶大魔头正感无趣,说来可巧,就在这当儿走过来一个小团子,可把叶修惊喜得,嘴里叼的狗尾巴草也掉了,腿也不晃了,就直盯着那个团子看了。
  小团子大概十三岁上下,披散着一头泼墨一样的头发,唇红齿白,长得可俊俏,跟个小姑娘似的。光是看脸,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,更何况他先天的灵气如此浓郁,连背后的特效都亮得不同凡响。
  叶修一蹬腿儿跳下去,略施个法,便只在小团子面前显形了。他清清嗓子,收了点懒懒散散的神气,摆出一个笑来。
  “小朋友,愿不愿意跟哥混啊?”
  小朋友不说话,盯着叶修瞧。叶修笑容可掬,心想哥果然魅力无限,连这么俊的小朋友都为之倾倒。结果团子盯他半天,憋出一个字:“嫑。”
  “为何?”叶修觉得脸上笑容一僵。
  “丑。”
  咔嚓一声,叶修脚底的石板裂了条缝。小团子看了看他脚下的石板,又看了看他脸上的笑容,微不可查向后挪了挪。

小周:害怕QAQ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概是欢脱无脑小短篇ww

=A=看到主题之后因为旅途匆忙料定没时间写文,我说得嘞干脆咱撸图吧,结果好不容易歇了脚撸完图,掐指一算时差,雾草早过了……!!
心塞塞的只好安静打瑞金tag,山人掐指一算,已经料到停留在冰点的热度了( ‘-ωก̀ )

【瑞金深夜六十分】主题:命运

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
  *ooc预警ooc预警!!
  *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文笔!!最炫民族文风十分扭曲!
  *糖糖糖!

  “格瑞格瑞,你相信命运吗?”
  凹凸星球的夜晚非常静谧,至少表面是这样。金靠在格瑞的肩膀上,跳动的火光一明一灭映亮他的面孔,此时此刻,似乎只有柴火噼里啪啦燃烧爆裂的微声。
  格瑞没有出声,因为他知道金一定还会接着说下去。他只是微不可查地动了动身体,让金靠得更舒服些。
  果然,金继续说:“我常常觉得……说不定就是命运把我们安排在一起了呢。格瑞,你想,整个凹凸世界那么大,有那么多人,我就那么巧遇上你啦,这难道不是非常奇妙吗?”
  格瑞轻轻说:“嗯。”
  金困倦地眯起眼睛,只露出一线被火光映亮的蓝色眼眸。
  “已经这么暗了,格瑞你先睡吧。”
  说着他就摇摇晃晃要站起来,手里还浮现箭头,看架势是要去站岗。格瑞叹了口气,按了按他的肩膀,金身子厉害地仄歪一下,整个人就又坐到地上了。
  “格瑞?”
  看着他努力睁开眼睛强装清醒的样子,格瑞就忍不住又想叹气。
  “你先睡吧,我不困。”
  金下意识就想反驳。可能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这副模样实在没有任何说服力,不服气地鼓着腮帮子憋了会儿没憋出句话,反而自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  “那……我就先去睡了。格瑞你困了的话,记得及时叫醒我换班啊!”
  “嗯。”
  金大概是安了心,他把身体蜷缩起来,本来是靠着格瑞的肩膀,可能睡熟了,脑袋一歪,直接枕在格瑞的大腿上了。比起硌人的肩膀,这无意是个更加舒适的枕头。格瑞也不出声,就让他枕着。
  后来到了半夜,本来是到换班的点了,格瑞低头看了看,金靠着他的大腿睡得正香,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,咧着嘴笑得傻里傻气的。他又有一点想叹气的冲动。
  这个笨蛋。
  可能这就真的是命运吧,碰上他这个傻乎乎的发小,他就只剩下无可奈何和叹气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我本来想发刀子……但是看了看手机的电量……算了,小甜饼也不错(:з」∠)_
 

【瑞金】深夜六十分

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参加六十分好紧张啊啊啊啊啊……而且……完全偏题了orz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页君原谅我吧啊啊啊啊啊 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
●ooc严重严重超级严重!!
●小学生文笔超级渣超级渣!!
●欢迎提意见我是超级萌的萌新!
●最后瑞金太美好惹为什么还不去结婚啊啊啊啊啊

1.
  格瑞在门口换鞋。
  玄关一共摆了两双拖鞋,都是纯棉的材质,显然是情侣鞋。格瑞换上黑色那双,白色的鞋子就摆在角落,像是一对睡着了的幼兔。
  他把外套挂好,没有开灯,只是在一片朦胧中穿过空荡荡的走廊。向右一拐就是卧室。格瑞打开衣柜拿睡衣,他的目光却在另一套蓝色条纹的睡衣上停留。
  这并不是他的睡衣,但他却伸出手,指尖小心地,温柔地,轻轻地掠过它柔软的布料——
  然后他放下手,换好他自己的睡衣,转而去洗漱间。
2.
  洗漱间的小搁板上,漱口的杯子也是两只。格瑞挪了挪金色杯子的位置以免它掉下来。然后拿了蓝色的那只。洗漱完毕,他重新回到卧室。
  卧室的床对格瑞一个人来说显得太大了。毕竟它当时就是作为双人床购置的。在这小小的公寓里,他们添置的第一件家具就是这座床。就为了床板上是否雕花,材料到底用橡木还是红木,金就苦苦纠结了好半天。最终,工人们把这个庞然大物运到家里来时,金还围着它绕圈儿啧啧惊叹了好一会儿。
  这床真大啊——金满足地陷进双人床柔软的被褥里,现在这地方看起来有点像家了吧,格瑞?
  格瑞看着阳光洒在他的金发上。他说嗯。

  夜里有点冷。格瑞在被窝里翻了个身,但他一时还睡不着。他默默垂下眼睑看着身边的枕头,淡蓝的阴影把它的轮廓渲染得更为柔和。他听着壁钟的指针滴答滴答地走,声音渐渐远去又渐渐清晰。格瑞模模糊糊感到有个人轻手轻脚往这里走。
  格瑞?那个人悄声问,格瑞感到一阵上升的气流,金扭动身体像一条滑溜溜的泥鳅,直往格瑞怀里钻。棉被软绵绵地垂下来搭在两人身上。金贴着格瑞说话,两片柔软的嘴唇一张一合,丝丝热气钻进他的耳朵。格瑞……他小声说,格瑞就把他的手抓紧一点。金又动了动身子,头发蹭着格瑞的下巴,这些发丝那么柔软,柔软得像是灰鸽子的羽毛。他把脸埋在格瑞怀里,他说格瑞,我想你了。
3.
  阳光打在格瑞脸上,他睁开眼睛。
  空气里飘荡着细小的灰尘,天花板上有条裂缝。他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,还保持着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,指尖好像还残留一点梦里的余温。尽管早有预料,面对一片空旷,他的心脏还是一阵刺痛。
  今天是金的祭日。他要早点过去,才能给他带一束他最喜欢的新鲜的迎春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●我没记错的话迎春花的花语是相爱到永远ლ(❛◡❛✿)ლ 
●发刀子别打我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