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安,世界第一可爱的耀!

早安午安晚安!疯狂发刀和发糖交替进行,瑞金周叶露中纯食不拆,本命少主却苦于才疏学浅不敢写
努力修炼中

【瑞金】深夜六十分

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参加六十分好紧张啊啊啊啊啊……而且……完全偏题了orz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页君原谅我吧啊啊啊啊啊 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
●ooc严重严重超级严重!!
●小学生文笔超级渣超级渣!!
●欢迎提意见我是超级萌的萌新!
●最后瑞金太美好惹为什么还不去结婚啊啊啊啊啊

1.
  格瑞在门口换鞋。
  玄关一共摆了两双拖鞋,都是纯棉的材质,显然是情侣鞋。格瑞换上黑色那双,白色的鞋子就摆在角落,像是一对睡着了的幼兔。
  他把外套挂好,没有开灯,只是在一片朦胧中穿过空荡荡的走廊。向右一拐就是卧室。格瑞打开衣柜拿睡衣,他的目光却在另一套蓝色条纹的睡衣上停留。
  这并不是他的睡衣,但他却伸出手,指尖小心地,温柔地,轻轻地掠过它柔软的布料——
  然后他放下手,换好他自己的睡衣,转而去洗漱间。
2.
  洗漱间的小搁板上,漱口的杯子也是两只。格瑞挪了挪金色杯子的位置以免它掉下来。然后拿了蓝色的那只。洗漱完毕,他重新回到卧室。
  卧室的床对格瑞一个人来说显得太大了。毕竟它当时就是作为双人床购置的。在这小小的公寓里,他们添置的第一件家具就是这座床。就为了床板上是否雕花,材料到底用橡木还是红木,金就苦苦纠结了好半天。最终,工人们把这个庞然大物运到家里来时,金还围着它绕圈儿啧啧惊叹了好一会儿。
  这床真大啊——金满足地陷进双人床柔软的被褥里,现在这地方看起来有点像家了吧,格瑞?
  格瑞看着阳光洒在他的金发上。他说嗯。

  夜里有点冷。格瑞在被窝里翻了个身,但他一时还睡不着。他默默垂下眼睑看着身边的枕头,淡蓝的阴影把它的轮廓渲染得更为柔和。他听着壁钟的指针滴答滴答地走,声音渐渐远去又渐渐清晰。格瑞模模糊糊感到有个人轻手轻脚往这里走。
  格瑞?那个人悄声问,格瑞感到一阵上升的气流,金扭动身体像一条滑溜溜的泥鳅,直往格瑞怀里钻。棉被软绵绵地垂下来搭在两人身上。金贴着格瑞说话,两片柔软的嘴唇一张一合,丝丝热气钻进他的耳朵。格瑞……他小声说,格瑞就把他的手抓紧一点。金又动了动身子,头发蹭着格瑞的下巴,这些发丝那么柔软,柔软得像是灰鸽子的羽毛。他把脸埋在格瑞怀里,他说格瑞,我想你了。
3.
  阳光打在格瑞脸上,他睁开眼睛。
  空气里飘荡着细小的灰尘,天花板上有条裂缝。他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,还保持着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,指尖好像还残留一点梦里的余温。尽管早有预料,面对一片空旷,他的心脏还是一阵刺痛。
  今天是金的祭日。他要早点过去,才能给他带一束他最喜欢的新鲜的迎春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●我没记错的话迎春花的花语是相爱到永远ლ(❛◡❛✿)ლ 
●发刀子别打我呀

评论(12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