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安,世界第一可爱的耀!

早安午安晚安!疯狂发刀和发糖交替进行,瑞金周叶露中纯食不拆,本命少主却苦于才疏学浅不敢写
努力修炼中

【瑞金凹凸深夜六十分】西瓜和西瓜糖

迟到抱歉!(:з」∠)_ 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
*算是半个末日背景……?
*ooc预警,ooc预警!(ಥwಥ)
*小学生文笔,小学生文笔!
*西瓜全程跑龙套……。 

  金抱着还微微发烫的枪管靠在墙上,闻到拐角处飘来的丧尸断肢和血液的腥臭味道。夏夜的空气闷热潮湿,他喉咙酸涩,嘴唇干裂,双手在武器的重压下微微颤抖。
  可他不能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  毕竟,这不再是原来那个平静安宁的世界了。朦胧的黑色在他面前铺陈开去,钢筋水泥的废墟投下奇形怪状的影子,遥远的地方传来非人类的尖啸。
  他艰难地吞咽口水,突然好怀念小时候西瓜的味道。
  那时候西瓜还不是奢侈品,随便哪个小水果铺门前都有堆在瓦楞纸箱里小山似的西瓜。它们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,个顶个儿篮球大小。小贩拿块纸牌用黑色加粗的油性笔写2.5元一斤,清热解暑,不甜不要钱!还在读国小的金抱着圆溜溜的大西瓜往家里走,烈日炎炎,他鼻尖往外直冒汗珠,努力抱住西瓜的两条胳膊直发酸,可他心里却是雀跃的,想着能回到家里和格瑞一起享受冰凉的西瓜——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——而他喜欢把什么样的好东西都和格瑞分享。他那个沉默寡言的发小无论干什么事情都非常认真,就连吃西瓜也不例外,把一牙西瓜吃得干干净净,只留下一层泛青的瓜皮;最重要的是他吃完西瓜后仪容不乱,这一点完全不像金——他一拿到西瓜就狼吞虎咽,整得满手满嘴淋漓的西瓜汁。
  记忆里铺天盖地的炽热阳光仿佛还在昨日,金闭上眼能感受到那时候透进眼皮橘红色的暖光。小时候的自己趴在凉席上听着电风扇和冰箱的嗡鸣,胳膊被硌出一道一道的横杠。他手里拿着国小要求背诵的课文,眼珠子却不安分地骨碌碌乱转;格瑞不一样,格瑞坐在榻榻米边,低头专心致志写他的作业,这让金忍不住就想捣乱。他去拽格瑞的衬衫下摆,但是格瑞不理。反而把背挺得更直。金无计可施,只好噘着嘴继续看他的课文,没看几眼视线又飘到他发小身上去,从一丝不苟的发型,柔软的银发(他一直好奇格瑞究竟用了多少发胶)到一个褶子没有的发带,最后是格瑞黑色衣领衬托下雪白的后颈。格瑞的皮肤简直比女孩子还要白皙呢!
  金咬着笔头忍不住就看出了神。格瑞叹了口气搁下笔,偏头问金你看什么呢?金结结巴巴说没事没事,格瑞你继续做作业吧,我不打扰你了。於是格瑞回头继续写他的作业,而金低头看他的课文,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。这时夹着水汽的风吹进防护栏,地面的水渍一点,两点,三点,外面突然下起雨来。
  夏日的雨总是来得毫无预兆。而它一旦开始下,就不可避免地越下越大。
  哗啦啦。
  然而电扇还没有关,它吹啊吹啊吹,直吹得金手脚冰凉,可他的脸却是滚烫的。金念他的课文,声音却轻得连自己都听不到,越来越响的反而是心跳的声音,他眼前晃动着格瑞白皙的后颈,就像一道苍白的闪电。
  然后西瓜和夏日的时光很快就溜走了,快到金甚至没有时间好好感受它。电视里的新闻在播,新型病毒从实验室流出,城市大规模沦陷……可那时候金只觉得不真实,主播的声音像是从梦里传来。也许他还在做梦吧,梦里有平凡的普通人的未来——考上一所普通的大学,然后做一份普通的工作。而格瑞是精英,是老师的宠儿,同学崇拜的对象——但还是他最好的朋友。不,其实也不能仅仅算是朋友了,金不敢往下想。但现在这个普通而平凡的梦破碎了。班主任在最后一堂课宣布停学后,金确定自己一定露出了非常茫然的表情。停学,为什么会突然停学?停学之后又做什么呢?他盯着班主任一张一合的嘴唇,她提到了病毒——啊对了,新闻联播里也提到过病毒。原来那不是梦,那是真的。
  放学后大家匆匆散掉了,教室里只剩下金和格瑞。金慢慢收拾着书包,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发小了。听说格瑞家家境优渥,早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马上就要举家迁到安全的异国。可是金的父母早年去世,仅有的姐姐也不知所踪。他本来还有格瑞,现在只有自己了。他慢慢挪动书本,只希望这一点时光再长一点,长一点,最好永远没有尽头。但格瑞早已经收拾好了。金的余光看到格瑞灰色的运动鞋停在自己身边。格瑞在他头顶说我要走了。金没有抬头,他想原来格瑞已经长得这么高了,他轻轻说嗯。格瑞没有再说话,他好像弯下腰放了个什么东西,灰色的运动鞋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就消失了。
  金保持着那样的姿势,很久才慢慢抬起头。他看见格瑞留在课桌上的东西,是一块糖。他把它拿起来放在鼻端,闻到了西瓜的清甜味道。
  格瑞还记得他小时候吃西瓜总是狼吞虎咽。他是最喜欢西瓜的。所以格瑞留了西瓜味的糖果给他。
  金把手伸进裤兜,摸到了最后两块粘黏在一起的糖。几个月前商店里再没有人卖这种糖了。有一点积蓄的早就去了国外,现在留在这座城市里的,基本上都是无家可归、身无分文的人,都是孤独的、没有同伴的人。
  他用颤抖的嘴唇擦过黏糊糊的糖纸,淡淡的西瓜清甜逸散出来。
  但是旧日的夏天早已消散了,格瑞也不在了。

 

评论(2)

热度(45)

  1.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晚安,世界第一可爱的耀!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