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安,世界第一可爱的耀!

早安午安晚安!疯狂发刀和发糖交替进行,瑞金周叶露中纯食不拆,本命少主却苦于才疏学浅不敢写
努力修炼中

【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】主题:面具

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
●梗源自《巴别塔之犬》
●ooc预警,ooc预警!
●小学生文笔,小学生文笔!
●……我……我可以不要脸求赞咩——(苍蝇搓手)


  我打开邮箱,新一轮订单犹如雪片般涌出,随意抽出几张翻看:盖着大红封蜡的烫金信封来自中心剧院,要求我为他们做一套以动物为主题的舞台面具;接着是精致小巧的信封,来自一对幸福的新婚夫妇,希望我能为他们的婚礼做一对漂亮别致,过目难忘的面具;还有一些则是来自充满好奇心的父母,希望为自己的孩子定制一个特别的礼物。
  最后,一张纯白的信封滑出来。
  从它身上散发出特别的,使它区别于其他信封的气质。因为如果是充满快乐的人,会情不自禁挑选那些颜色明亮轻快的信封;而如果是纯粹偷懒的话,邮局提供的棕色信封无疑是更好的选择。可它却是白色的,雪一样的白色。封面除了紫色墨水的工整地址和邮票外再也没什么线索了。至于邮票,上面印着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田。
  我怀着强烈的好奇心,揭开信封的封胶。

  “致凯莉小姐,”信封的开头这么写到,“我有幸在报纸上读到了关于您和您的作品的报道。无疑,您是一位高超的艺术家,您制作的面具如此精巧,令人叫绝。于是,我冒昧写信给您,希望您能接受我近乎无理的要求。”
  “凯莉小姐,我恳请您为我亡故的恋人制作一副面具。”
  我拿信的手微微抖了一下,我还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的订单——
  “不,请不要急着拒绝我的请求——我已经写信给几十位制作面具的艺术家,但无一例外被婉言谢绝了。他们无法理解我的想法,可我只是——”(这里的字迹显得太过用力,纸破了,墨水洇染出一小块)“可我只是想看一看他,不然我几乎要忘了他的样子。”
  “他叫金。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。”
●○
  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气,金躺在病床上,素色的褥子映得他脸色雪白。他仍然在轻轻地微笑着,努力做出不要格瑞担心的模样。
  别这样啦格瑞。他没有血色的苍白双唇张合着,上扬成微笑。别这样啦。我今天感觉不错呢。
  格瑞没有说话,他用力握住金的手,曾经的触感柔软温暖,但现在这手消瘦冰凉。他用那么大的力,感到金的骨头硌着自己的皮肤,仍然觉着这手就要从他手中溜走。
  沁凉的夜色,半开的窗户上缄默忧郁的月亮。摇曳的树影投在金色的头发和凹陷的脸颊上。晚安吧格瑞,金仰起脸,蓝色的眼睛流光溢彩。疾病折磨之下他瘦得像是一阵风都能把他吹走,只有这双眼睛,仍然是他活力四射时候的样子。晚安吻是他们的习惯,可是格瑞低下头,嘴唇却在颤抖。
  别哭啊格瑞……金喃喃着,有那么一瞬间,他天蓝色的眼睛泛起阵阵涟漪,他神色黯淡,嘴角掠过一丝苦笑。但这神情稍纵即逝,他抬眼就又露出无忧无虑的微笑。格瑞,给我唱支歌吧。
●●
  “给我唱支歌吧。他这么对我说,于是我努力唱起来,金喜欢唱歌,他以前走着走着就忍不住哼起歌来。但他现在没有力气唱歌了。我把记忆变成旋律,尽量不错任何一个音。这是非常困难的事。因为我总是要停上很久才能不让自己崩溃地痛哭出声。”
  “就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,外面的云霞有非常美的紫色和蓝色。您还记得吗?尤其是那蓝色,就像是花朵一样。爱人故去后我几乎不敢出门,只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就因为我无论看到什么都会想到他。可我没办法阻止该死的天空从玻璃窗透出来,——我们家只有白色的薄纱窗帘——而那种蓝色总会让我想到他的眼睛……还有阳光……有时候我会难以置信,在他走了之后,世界居然还按照原来的样子运转着——孩子们在大笑,天那么晴朗动人,还有该死的阳光——一束束照进卧室,照进客厅,照在房间每个角落,照在他的照片上,他金色的头发上……”
  “无论如何,请您帮我做这个面具吧。当做完成一个可怜人唯一的祈愿。”
●○○
  我在格瑞随信附赠的纸模上绘画。
  我画出蔚蓝的天空,让大片大片金色的向日葵铺满整个下部面孔,整个画面被阳光照耀,花朵们以各自的姿态恣意生长着。
  我想表现一种即便是死亡也能笑脸相迎,张开双臂坦然拥抱的姿态。灿烂的花儿覆盖着面具表面,以至于它乍一看不像一张人的面孔。我尽量用明快和鲜艳的色调,以便让人凝视时不觉悲伤。
  做好后,我把它细细包装,寄去了信封上的地址。
●○●
  格瑞描摹着面具上微弯的嘴唇,干燥的纸浆非常坚硬,不是他当时亲吻的双唇那般柔软。可他看着这个面具,好像又看到了金。
  金啊……就像是向日葵,生机勃勃,活力四射。到了天堂也能好好的吧。
  第一次,他露出淡淡的微笑。他打开窗户,阳光更加热烈地照在相框里少年微笑的面孔上。就好像他因为爱人展露的笑容欣喜万分一样。
 
 
 
 
 
  
 
 


评论(1)

热度(24)

  1.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晚安,世界第一可爱的耀!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