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安,世界第一可爱的耀!

早安午安晚安!疯狂发刀和发糖交替进行,瑞金周叶露中纯食不拆,本命少主却苦于才疏学浅不敢写
努力修炼中

【露中】背着棺材行走的人(短小一发完结)

一,

  那天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我身边躺着一个人。

二,

  还记得当时是很冷的天气,天上只有几颗孤零零的寒星。火堆在旁边哔啵哔啵地燃烧着,可那点热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 
  我醒来先感到非常冷,身上只有一件袍子。但就连这件袍子好像也被冻僵了似的。就在我身边,就在梦醒后朦胧的视线里,我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,很高大,米色的大衣,围着长长的围巾,眨一眨眼,我辨认出这个人的头发是浅浅的金色,看起来非常柔软。他的鼻梁很高,嘴唇苍白。我再仔细看看,他的眼睫毛也是淡金色啊!
 
  只是这个人躺在一个长方的盒子里,外面是木头,乌沉沉的,里头倒是水晶似的,透明光泽,凑上去就是一阵寒气逼人。他紧紧闭着眼,好像睡着了。

  他是什么人呢?为什么会躺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呢?我呢?我仔细想,我好像连我是谁也记不得了。可是,在我仅存的那点记忆里,我听见一个声音不停地,几乎是绝望地重复说,只要不停地走,只要不停地走,一定就能……一定就……

  此外,我发现我身上有专门用来捆束东西的皮带,我的思维还没怎么转动,我的身体已经自动弯下腰,合上盖子,把箱子背在身上。看起来,我的身体早已经习惯这种重量,因为尽管箱子很沉,我也只是微微屈了屈膝。
 
  那么接下来该去哪儿呢?在我背上箱子后,我又想。而这一次,我的双腿仍然自动向着某个方向迈步。因为我想不起来我的目的地,所以我就顺其自然了。
 
  我走了好久啊,天边泛起了鱼肚白,星星隐于苍白的天光中。我意识到我正在一片荒原上行走,地上遍布着碎砾和野草,纤长的草叶上凝聚着露珠。在渐渐明亮的光线里晶莹剔透,闪闪发亮;慢慢的露水蒸发走了,太阳初露锋芒。灼热的阳光让我汗流浃背,夜晚还嫌弃单薄的袍子倒成了累赘。肩带磨得皮肤发红,流下来的汗水灼疼了眼睛。而我只是把箱子又往上提了提,只觉得里面睡的那个人,对于我来说特别重要。

  后来,不知道机械地走了多远,太阳声势渐弱,旷野上吹来寒风,我又感到冷,而且,也实在走不动了。所以我只好坐了下来,箱子滑落到地上,盖子刚好斜斜开了一条缝。
 
  于是我又看到了那个人。还是苍白的嘴唇,高挺的鼻梁。只是这次,我眼前浮现出自己踮脚亲吻这对嘴唇的样子。那样的温度透过模糊的记忆传达而来,我突然觉得心口有点难受。


三,
  这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——他躺在棺材里,双手交叠在胸前,俨然睡得很沉。我正凝神注视,却看他突然睁开紧闭的双眼,刹那间好像世界上所有的花儿同时盛开,我跌进那双紫罗兰般的眸子里。

  我还在荒原里。

  我醒来时身边仍放着那口棺材。而他就在棺材森森的寒气包裹之中,好像睡着了一样。这次我低声念他的名字,万尼亚,万尼亚。他没有回应,而这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。我一定会让他……一定会……

  现在我能回忆的实在太多了。风拂过我的脸庞时,我回忆起他笨拙的亲吻;我凝视蝴蝶翅膀的时候,想的是他睡梦中颤动的淡金色睫毛;在我看见阳光的时候,我想到他曾在明媚的夏日手捧一大束灿烂艳丽的向日葵……然后我想到我最后一次看见他,那时候自己身上全是血,痛得像是被巨石碾过一样。他抱着我,浑身都是冷的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我挤出笑容让他不要担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……因为他的表情实在让我心痛……然后他说,小耀,我……他那时候肯定糊涂了,居然说起了他的母语,他忘了我可怜的词汇量。更何况那个时候我脑子一片混乱,我弄不明白,我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他最后一刻要表达什么。接下来的事更是难以置信——我醒了,活着,而他却死了。

  四,

  我想我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头几天是怎么过来的。记忆模糊又混乱,有那么几天,我以为他还在我后颈孩子气地吹气儿,呼吸带着向日葵的味道;后来我因为疲惫和高温昏倒在地,醒来时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。好在现在又想了起来。可悲的是想起来又有什么用呢?回忆越是甜蜜,我越是痛苦。

  第十七天,筋疲力竭的我不慎跌下了悬崖,失重感袭来的瞬间,我下意识解了皮扣把棺材护在胸前。

  万尼亚……我想着这个名字,它和它代表的一切追随着我一路下坠。我想到他的声音,他的气味,他温热的肌肤,他漂亮的睫毛和紫罗兰似的眼睛……我向下跌去,一会儿好像真的听见了万尼亚的声音,一会儿好像看到伊万对着我笑,朵朵金黄的向日葵从乳白的雾气里浮现出来。

  神明啊,请满足我的愿望吧,我什么也不希望,只想伊万 布拉金斯基醒过来,只想我的爱人醒过来。他为了救我失去了生命,可我本来就是要死的啊。神明啊,求求你……
   我最后睁开眼睛,看到了神殿。
  
   神殿是通体雪白的,它矗立在云雾缭绕中,阳光给它镀了一层金子。钟声遥遥传来,同样雪白衣裳的女祭司推开了门。她身上有着焚花的香气。

  我累得跪也跪不住了。我把棺材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,女祭司看着我,最后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 神明大人同意你的请求。

   我终于脱力倒在地上,感到生命从我这具本来就该死亡的身体里飞速流逝。我闭上眼,最后一刻的画面却浮现于脑海之中。这一次我努力地分辨他吐出的每个音节,ya……ya tebya lyublyu ……是Я ……Я тебя люблю,我爱你。

  我也爱你啊。

  五,
  伊万醒过来,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。
 

本来的构想应该是个长篇,老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边会有个棺材,也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谁。直到背着他走了很远很远的路,经过高山和荒原,遇见很多人,在这期间一点一点想起来的故事……
但我能力太有限了,发展写得也很仓促
有灵感的话会再好好改的
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w
 
 


 

 



 


 

评论(3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