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co Pistris

·长满獠牙的草莓,不许吃
·称呼闸闸就可以了!

王耀咬住皮筋拢起散落的发丝。于这昏沉沉的室内仅有一线天光漏进,他的脊背上映着光,苍白,细腻,有如雪花石膏。然而却有一道伤疤——如同蛇,如同蜈蚣,狰狞丑陋,盘踞在他的背部。
小丫鬟服侍他穿衣裳,看到这条疤子就红了眼。她早知道自己的少主子早些时候很受过一番苦,这么大一条疤,岂不是险些要了他的命?
  王耀看到小丫鬟的表情,也没说话,只是沉默着自己束好了头发,仔细整理了一番衣襟。
  今天他去扫墓,仪容万不能有闪失。待会儿还要记得买一束花才是。
 
 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