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co Pistris

·长满獠牙的草莓,不许吃
·称呼闸闸就可以了!

  (非国设)
  正值周末,王耀拿了卷陈年的线装本,像模像样戴个金丝边的眼镜靠在摇椅上看。午后的时光总是慢悠悠的,阳光一点一点照进来,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很久。他渐渐觉得乏了,迷迷糊糊竟睡了过去。半梦半醒里,他只觉得好像有人走过来,轻轻给他披上了层薄被,有人低低叹了口气。
  你啊……这声音太轻了,轻得好像一阵风。
王耀脑子还是昏沉沉的,王大嫂?他问,那是在他宅子上一个帮忙做工的老人。对方没有回答,椅子吱呀一响,好像坐了下来,桌子上半杯热茶飘着袅袅飞羽似的白气,阳光慢吞吞爬到矮几上;有一点微风,浮动的纱帘子窸窸窣窣。
  王耀便也只以为是自己的一个梦,原来好像也有人一个下午就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,那种表情,那种眼神,可叫他不知所措,臊得拿一卷书遮住脸,嘴上匆匆忙忙说点公务上的事,却到底忘了遮着自己通红的耳朵尖儿。
  他不禁暗暗弯起嘴角。那是个再浅不过的弧度……他好像又变成了少年,靠在躺椅上装睡,实则支着耳朵全神贯注地听着哪怕最细微的响动,偷偷计算着时间……瞧,地板的木制纤维轻轻响动,一片阴影笼在面上,急促又刻意放轻的呼吸,小心翼翼的动作,他吻了他。    
  ……
  他吻了他。
  不……这怎么会?!这……怎么可能是?!!
  王耀伸手去抓,同时猛地睁开眼来,但他抓了个空,眼前一切如常,王大嫂一把好嗓子早在外头吆喝起来,说大少爷我给您买了市上最新开的梅花儿,给您插到以前那个瓶子里边儿喽!自行车吱咯吱咯地骑走,榕树的叶子沙沙作响,满室的阳光早已经褪去,指尖触到的只有初冬的薄凉。
  王耀茫茫然站起来,答应着王大嫂,他又忍不住转头去看日历,2017.12.24,时间过得这么快,是啊,是啊……一切只是他自己打盹儿做的一个白日梦罢了。
  那条毯子滑下来,悄无声息地在地上落成一团。王耀看到它,声音都发颤了。
  伊利亚!伊利亚?伊利亚是你吗?伊利亚……
  没有人回答。王耀怔怔抱着怀里的毯子,然后轻轻笑了。
  我过得很好。他低声说,像你希望的一样,只是偶尔有点难过。
  你在那边也要好好的,指不定哪一天我就过来陪你了呢哈哈哈……人这一生很短的,你不要太寂寞……
  话这么说,他抱着毯子的手用力得发白,他把脸埋在毯子里一动不动。
  很久很久。
 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