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co Pistris

·长满獠牙的草莓,不许吃
·称呼闸闸就可以了!

【瑞金凹凸深夜60分】雪花

   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麻烦啦
  白色的花儿,一碰就会融化的花儿……
这时金对于雪花的初印象。
 
  咔哒咔哒的时钟,壁炉里静静燃烧的圆木,雪白的信纸,点着石脑油的提灯,玻璃窗外飘着雪花。金靠在床板上,陷进厚厚的鸭绒被里,想要认真看一看描写边关风光的小说,却总是让厚厚的书本掉在膝盖上。
  格瑞很久没有回来看这里的雪了,他想,登格鲁的雪,非常美丽的雪,衬得天空像是淡蓝的水晶。只一个晚上就覆盖大地的白色的雪被,一直绵延到淡紫色的远方。
  他只听说过格瑞在很远的地方,那么有多远呢?那时候格瑞低头看了他一眼,冰凉的手指在地图上滑行,好像留了一道发光的痕迹,这样,格瑞说,大拇指和小指张开,大概比了一个距离,这么远。金仰脸看到那是国家的边界,靠近巍巍的雪山。那个地方的名字,念起来都有一种彻骨的寒凉。
  那格瑞什么时候才能回来?他问。银发的青年立起衣领,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。
  下雪的时候,如果我没有回来……
  金打开窗户,冷气顿时一拥而入,穿过单薄的睡衣,一直浸到他的骨子里。他冻得发抖,却伸出手,要接片雪花。那一点冰晶一下子就融化了。
  如果我没有回来,你就……看看这外面的雪花吧。这是从我们那里吹来的风,从我们那里带来的雪。融化在你手心的雪花,一定是,一定是我寄托思念的雪花。
  但是……格瑞什么时候回来呢?格瑞?
  可格瑞已经转身走了。金听到机器的轰鸣,强劲的气流吹得格瑞的围巾猎猎作响,他登上齐柏林飞艇,很快就随着那个庞然大物消失不见了。
 
  他冷得发抖,只好又把窗户关上。小小的火炉持续而稳定地供暖,渐渐把屋子里的寒气吹散了。他拿一根长柄的匙子,搅一搅炉火上架的铁壶里热的可可汁,香甜的气味很快就弥漫开来。他又重新拿起那本大部头,格瑞送的生日礼物。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送这么一本书,要知道金并不是特别喜欢看书的人啊。不过既然是格瑞送的,他还是会好好地读完。他就快读到结尾了。不料这一页翻开,却从里头掉出一张写了字的纸来。纸本身非常轻薄,夹在这样的书里,如果不是刚好读到这一页,根本不会发现。
 
  金,
  能看到这一页,真是难得你这么耐心。登格鲁如果下了雪,天气一定很冷。就算是笨蛋,也要好好照顾自己。
  对不起……我要等十五年才能回来。

*梗是小龙女刻在石壁上的话
 
 

 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Parco Pistris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