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co Pistris

·长满獠牙的草莓,不许吃
·称呼闸闸就可以了!

【瑞金凹凸深夜六十分】奇迹四叶草

   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         
  十四岁的金是活泼开朗的小男生,金发像太阳,眼睛是天空,是勿忘我花,会用犬齿咬碎巧克力糖,用草莓一样鲜嫩的舌尖舔掉嘴唇边的奶渍。他看人,睫毛一颤一颤,眼珠一转不转,别人只见他目光澄澈又天真,便连心都要陶醉在这一泓隐秘的纯净的天蓝色里了。
  从孩子到少年,金就这样去上学,他趴在课桌上歪歪扭扭写字,读起课本一对儿眼珠子总往窗外转。课堂太沉闷太不好玩儿啦。于是他每节课都屏息凝神,在老师单调乏味的讲课声里,仔细分辨来自窗外的声音——
  榕树的叶子簌簌作响,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小女贞,叶子摩挲发出细细的声音。还有满地长势凶猛的酢浆草,被吹得摇曳起来,像是绿色的河流。记得小时候他最喜欢扯一片酢浆草的叶子放在嘴里嚼,纤薄的叶片里沁出酸涩的汁液,姐姐笑着揉乱他的头发。听说找到四叶草会有奇迹发生哦?
  奇迹,他在童话故事里第一次听到这个词,后来在病房又一次听到这个词。再后来他做英语阅读,一个笨拙的小女孩,想要用五美分的硬币买奇迹。他念那个词,miracle,不同于自己母语的发音,像一句咒语。那是个皆大欢喜的、甚至算不上什么故事的、敷衍了事的阅读题。可是金十四岁少年的胸腔里,仍然是一颗七八岁无忧无虑、天真浪漫的孩子的心。他还是想,想一个奇迹,想一株小小的、四片叶子的酢浆草。
  谁知道呢?会有奇迹的吧,奇迹。发生在童话书里的奇迹,医生嘴里的奇迹,小女孩想要用五美分买下来的奇迹。
  姐姐口中的四叶草的奇迹。
  学校的草坪没有来得及清理,他悄悄放了书包,拨开缠在一起的酢浆草,借着昏暗的一点灯光,慢慢地,一株一株地翻看。腕表的指针滴滴答答,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学生们也三三两两地离开了。整个校园渐渐空了。
  有风吹过,金觉得有点冷,天晚了。门卫腰间挂了一串丁零当啷的钥匙,问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呢?别的学生都走了,学校要关门了,你也快点回家吧。
  可我还没有找到四片叶子的酢浆草……这是不能说出口的理由。
  金只好低着头离开了。
  恍惚间他来到一个白雾弥漫的地方,找到了一株四叶草。瘦弱的杆,偌大的叶。叶子非常漂亮,像是翡翠雕成的艺术品。太好了,太好了。他顺着坚硬的小路奔跑,脚步越来越快,竟然飞了起来。少年穿过冰冷的水泥森林,飞越闪烁如星辰的万家灯火。最后在一家小小的,不起眼的窗口停下来。
  这里,乳白色的窗纱随着夜风轻轻拂动。金小心跳进去,躺在白色床铺上的少年闭着眼睛,面容非常平静。银发散落,好像流动的月光。金低头去亲吻他的手,把四叶草放在他的胸口。
  格瑞却轻轻笑了。银发的少年抬起身体,冰冷的胳膊环了一圈搂住眼前人。熟悉的体温和头发上洗发香波的香味。交换一个吻,嘴里留下薄荷漱口水的味道。这是奇迹吧,流着泪的金想,他眼前该是冷淡的月光,却有旋转的梵高的星空,破裂的金色光点。他回抱住对方,他该感到快乐,却止不住眼泪。
 
  然后金在公园长椅上醒来。他抬头看见冻硬的星星,身体被冷风吹得发抖。低头看见手里拿着一株羸弱的,蔫巴的四叶草。奇迹,他颤动嘴唇念出这个词。
  这就是四叶草带来的全部奇迹了。

*最后借用了一个老师的一个梗,不好意思说老师的名字呜呜呜呜X﹏X
*很烂的一个文,如果能喜欢就不胜感激了呜呜呜
 

评论

热度(33)

  1.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Parco Pistris 转载了此文字